日月城,大班家的几位长老和李逝川率先惊觉,就在他们百余米开外,一道血色光柱冉冉升起,并且散发出了一种奇特的波动。

    他们立即向着血色光柱掠去,接着看到刚才那班卓的身体已变得接近支离破碎,他的血肉不停的融入到上方一颗巴掌大的水晶块之中,只是几息的时间,水晶块越升越高,变成了一个小点。

    “有些不对……”一个大班家的长老扫视着四周,他感觉自己的元脉好似受到了某种压制,此刻竭尽全力,才能勉强悬停在半空中,他的元脉震荡已经达到了极限,而那种压制力却还在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灭法之力?”李逝川的眉头深深皱起:“不,要比灭法世的压制强大得多,甚至已经接近万圣天那些禁地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日月城的远方突然绽放出一道道璀璨的霞光,霞光接连涌上高空,汇集成无穷的惊涛骇浪,向着日月城这边卷来。

    “那边怎么了?”李逝川大吃一惊,虽然周围那种古怪的压制力覆盖住了波动,但他眼睛没瞎,知道冲荡在天地之间的无尽霞光昭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日月城外,持着一件件上古神兵的修士们向着日月城掠近,怀奇先生的身影在最前方,他突然高声喝道:“上古神兵可以对抗灭法之力,诸位自可大展神威,不过,遇到明佛不要与之纠缠,交给我!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他们还能动用虚空么?”太虚星主接道,其实他是在为自己发问,如果诸位大劫者和虚空行走都无法释放虚空了,他也肯定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淬炼这灭法天轴,可是耗费了我大力气的,今天舍得拿出来,就是为了让他们无处可逃!”怀奇先生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太虚星主也在笑,不过他的笑容显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敌袭!日月城的警钟已然敲响,虽然惊觉的修士们感觉到整座城市都处在一种奇特的压制力之下,让他们的元脉运转变得非常艰难,但此刻已经顾不上查根问底了,先去挡住敌人再说。

    此刻,鬼十三与邵雪正在街头信步而行,他们刚刚从辟卷那里喝完酒回来,突然看到远方冲荡着的霞光,都大吃一惊,驻足向这边观望着。

    随后鬼十三看到几道霞光正向着这边掠来,急忙转身对邵雪说道:“你走!”

    “十三你……”邵雪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是敌人,快走!”鬼十三声色俱厉的喝道:“去信哥那里,那里最安全!”

    邵雪没有矫情,她知道留下来不但帮不到鬼十三,反而会成为累赘,死死咬住牙关,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向着叶信的院落奔去。

    见邵雪离开,鬼十三暗自松了口气,他放出自己的云墓碑,黝黑色的凤四也出现在他身后,差不多有三、五息的时间,两道霞光并列掠至。

    鬼十三露出错愕之色,来人他都认识,一个是北山列梦,一个是景公子。

    北山列梦和景公子都与叶信有瓜葛,又先后被太虚星主收服,两个慢慢成了朋友,他们看到鬼十三的身影,同样露出惊讶之色,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值得他们出手的敌人,竟然是鬼十三。

    只是刹那,北山列梦和景公子突然转向,一个向南、一个向北,都避开了鬼十三,或者说,全当没看到,而静静站在街头的鬼十三,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对北山列梦来说,他和鬼十三原本是朋友,而且相识很久了,经常在一起大碗喝酒、畅所欲言,尽管因为世事变幻,最后他站在了对立面上,可真要对鬼十三动用杀招,他感觉下不去手,不如自己躲开,反正日月城到处都是敌人,没必要盯住鬼十三。

    对景公子来说,是叶信杀了贺羽仙,与其他人无关,后来无问真人也告诉他了,叶信早就知道了一切,却没有拦阻他出走,更没有难为他的人,堂堂正正,那他也绝对不会去伤害叶信的朋友,冤有头债有主,今天他只找叶信一人。

    其实,杀伐决断从不手软的叶信,完全可以自己去对付北山列梦和北山九思,一定要借红佛之手,也是因为他心中有纠结。

    不过北山列梦和景公子都当看不到鬼十三,并不代表鬼十三是幸运的,很快,又一道霞光掠至,来者是一个手持长剑的老者。

    那老者可是大有来头的,曾被誉为劫宫之下人界第一,逍遥天的魏逍遥,在魏逍遥失踪之前,连明佛也要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可鬼十三不认得对方,见北山列梦和景公子避他而走,心中暗自松了口气,他也不想和熟人拼命,发现来了一个陌生的老者,便决定拦住对方,随着他的一声低喝,云墓碑立即掠起,向那老者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魏逍遥并没看得起鬼十三,也不想停步,斩杀叶信才是头功,以他的身份、地位,只有头功才值得他出手,而且他以为日月城的人绝对不敢拦阻他,却没想到出现了鬼十三这个愣头青。

    魏逍遥先是愣了一愣,随后勃然大怒,接着喝道:“竖子焉敢无礼!”

    轰……魏逍遥手中的长剑正击在云墓碑上,云墓碑翻滚着飞回来,倒撞向鬼十三,鬼十三想要躲闪,但元脉受到压制,反应速度大失水准,被云墓碑撞了正着,连人带碑砸入后方的一间店铺中,接着店铺便轰然倒塌,把鬼十三埋在了废墟内。

    魏逍遥和鬼十三的境界、修为原本就有不小的差距,虽然双方都受到了压制,但魏逍遥手中有上古神兵,可以减轻自己受到压制力,而鬼十三什么都没有,一击便告落败了。

    此刻魏逍遥已生出了杀心,他纵身掠起,准备再补几剑,这时,一道黑影突然向着他射至,挥动硕大的拳头,砸向了魏逍遥的面门。

    魏逍遥剑锋急转,闪电般刺向那黑影,下一刻,剑尖已刺入那黑影的胸膛内,并且从背后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在元脉受到压制的情况下,也能释放出速度、力量如此完美的一剑,魏逍遥心中颇有些自得,但接着发现对方的拳锋继续砸向他面门,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魏逍遥大惊,立即释放出圣体,尽管在当前情况下凝聚圣体是很艰难的,也会损耗太多的元力,但没有办法,总不能用自己的老脸去接这一拳。

    轰轰……魏逍遥的圣体瞬间被击溃,接着拳锋落在了魏逍遥的面门上,把魏逍遥的脸砸得血花飞溅,而他的身体则向着后方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灭法天轴的威力是压制元气,影响到所有修士元脉的运转,可凤四只是一具毒尸,他体内是没有元气的,更谈不上元脉了,所以,以前凤四有多强,现在就有多强,完全不受灭法天轴的压制。

    魏逍遥以为自己遇到的是可以随意抹杀的竖子,却不知道,这是他平生所遇之最强劲敌,将迎来一场艰苦卓绝的大战!

    “混账……”魏逍遥从崩塌的房中跃起,随着他的怒吼,一口鲜血喷吐出来,还夹杂得十几颗牙齿,凤四那一拳,几乎把他的满嘴牙都打掉了,虽然不算什么重伤,达到他这境界,闭关休息几天,便可以落齿重生,但太丢人了!

    只是他的吼声还未落尽,突然感觉到脑后生风,知道敌袭已至,再次全力释放出圣体。

    轰……魏逍遥又一次象高尔夫球一样被凤四一拳抽飞,身不由己飞在半空的魏逍遥心中惊骇莫名,那是什么东西?怎么会这样强?如果没有灭法天轴的压制,恐怕连神庭法身都不是对手吧……

    战斗遍布日月城的每一个角落,尽管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把日月城部署打乱了,但日月城的修士都显得士气如虹,拼死做着抵抗,因为他们是正义的一方。

    各宗修士们从天南地北赶到日月城,就是为了抗击神庭的入侵,为天路的未来杀出一片天地,他们不是正义,谁有资格代表正义?

    至于那些来犯的敌人,当神庭在三十三天大开杀戮的时候,始终没露面,此刻要在背地里插刀,又算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正义感有时候会显得无足轻重,有些迂腐,而有时候却能发挥力挽狂澜的作用,让人释放出视死如归的斗志。

    不管是身为日月城主人的明佛、红佛,还是各界的大劫者、虚空行走,焉或是刚刚进入日月城的客居修士,都在与来犯之敌殊死搏杀着。

    叶信睡觉的小院是怀奇先生和太虚星主的最终目标,因为有奸细,他们对日月城的布局了如指掌,如果从高空中观看,会看到一道道霞光都在向着叶信的小院逼近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人,明佛等人并不知道叶信这边的局势,而十二星将中,除了鬼十三无暇脱身之外,其他人都已向小院靠拢,并且布下一层层防线。

    温容守在小院门口,墨衍端坐在小院之中,温容是看不到周围变化的,传来的波动也异常微弱,而墨衍脸色非常沉重,他的妖眼依然能不受限制俯览全局,可他的惊天一箭却无法释放出去了。

章节目录

天路杀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漂流人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撞破南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撞破南墙并收藏天路杀神最新章节